洗瘴丹?

中國大陸的「漢人」在接觸檳榔之初,便已注意到其醫藥功能。例如,東漢楊孚的《異物志》已指出:「以扶留、古賁灰并食,下氣及宿食、白蟲,消穀。」而在中國醫藥傳統中,檳榔也早在三國、六朝時期(220-589)就已進入「本草」的著作之中,如西元第三世紀的吳普《本草》和李當之《藥錄》都提到檳榔。南朝陶弘景(456-536)的《名醫別錄》則針對檳榔的產地、藥性和功效(消穀、逐水、除痰澼、殺三蟲、伏尸、寸白)詳加介紹。

但是,比較廣泛的運用在「醫方」中,似乎要到隋唐五代時期(581-960),如孫思邈(581?-682?)《千金要方》、《千金翼方》和王燾(670-755)《外臺秘要》都有不少使用檳榔的藥方。其後,兩宋時期(960-1279)的官、私醫籍中更是大量、廣泛的將檳榔納入各種醫方的組合之中,但主要仍然是用於消食、去水、去痰、除蟲、通氣、破積聚、芳香等。不過,從唐代開始,檳榔也被用於壯陽、回春、生子這些與性愛、生育有關的藥方之中,另外,隨著唐宋後對中國南方的進一步開發,辟除瘟疫、瘴癘之氣也成為常被提及的功效,並被用來解釋南方嚼食檳榔風俗的成因。
而從宋元(960-1368)到明清時期(1368-1911),各家醫書不僅保留唐宋舊方,也不斷對舊方做出調整,或增添新的組合;同時,從醫案中,也可以看到以檳榔為主要成分的丸、散、湯,或是含有檳榔的各種複方,確實被運用於臨床醫療中。
總之,到了明清時期,中國醫藥界似乎已普遍認為檳榔可以防治多種疾病(包括瘟疫)。1933 年臺灣醫療史上重要醫學人物杜聰明(1893-1986)也曾在名古屋醫大的研討會上發表論文,指出檳榔有助於「保健」。

檳榔圖 [明]王圻、王思義,《三才圖會》,明萬曆三十七(1609)年刊本。 (資料來源:日本國會圖書館)

古籍中的檳榔

《千金翼方》

2014/08/10

《新編證類圖註本草》

2014/08/10

《居家必用事類全集》

2014/08/10

《玉機微義》

2014/08/10

《本草綱目》

2014/08/10

《三才圖會》

2014/08/10

《本草原始》

2014/08/10

《外科正宗》

2014/08/10

《本草彙言》

2014/08/10

《本草匯》

2014/08/10

《衞生材料關係調查研究:[熟]地生藥調查》

2014/08/10

《南方醫學讀本》

2014/08/10

與檳榔有關的醫方

五香丸

治口及身臭。令香止煩散氣方

檳榔散方

主消化(胃)、疲倦、憂鬱

檳榔鶴蝨散方

主治蟲

木香檳榔圓

主代謝、腸道、痰、消食等

肥兒圓

主兒童營養不良(治各種原因的營養不良,可殺蟲或增加食欲)

導氣湯

主腹瀉

檳榔湯

治腳氣、白蟲、蛔蟲、咳嗽、浮腫、脹滿、氣積

使用者:不限

藥材:
檳榔三七枚 細辛一兩 半夏一升 生薑八兩 大黃 紫菀 柴胡各三兩 橘皮 甘草 紫蘇冬用子 茯苓各二兩 附子一枚

出處:
[唐]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卷第十七,〈肺藏‧積氣第五(七氣、五膈、奔附)〉,頁311-1。

大檳榔丸方

主水腫

使用者:不限

藥材:
檳榔三兩 桂心三兩 附子二兩炮 栝樓三兩  杏人三兩熬一方無 乾薑二兩 甘草二兩炙 麻黃三兩去節  黃耆三兩 茯苓三兩 厚朴二兩炙 葶藶三兩熬  椒目三兩 吳茱萸五合 白术三兩 防巳二兩

出處:
[唐]王燾,《外臺秘要》,第二十卷,〈水病二十六門‧水腫方一十三首〉,頁540-1~540-2。

木香犀角丸方

治瘴癘

使用者:不限

藥材:

青木香 犀角屑 羚羊角屑各六分 升麻 玄參 豬苓 檳榔各十分 鼈甲炙 甘草炙各八分 豉二十分熬

出處:

[唐]王燾,《外臺秘要》,第五卷,〈瘧病一十五門.山瘴瘧方一十九首〉,頁159-2~106-1。

健忘方

主頭昏、健忘

使用者:不限

藥材:
肉豆蔻十顆去皮人參 犀角屑 枳實炙各六分  黃連 白术 大黃各八分 甘草炙  苦參 旋復花各四分 檳榔人十顆

出處:
[唐]王燾,《外臺秘要》,第十五卷,〈風狂及諸風下二十四門‧頭風旋方七首〉,頁419-2。

金瘡炙瘡火燒瘡等方

主燒傷等外傷(外用)

使用者:不限

藥材:
蠟如胡桃人 杏子一抄爛擣 檳榔人一枚 薰陸杳半合

出處:
[唐]王燾,《外臺秘要》,第二十九卷,〈墜墮金瘡等四十七門‧金瘡方一十一首〉,頁786-1。

檳榔餅方

主夏天食慾問題

使用者:不限

藥材:
檳榔挫 瞿麥穗 蘹香子炒 荊芥穗 麥藍子 大黃煨剉各一分

出處:
[宋]宋徽宗敕編,《聖濟總錄》,中暍門,卷三十四上,〈中熱暍‧治暑氣每到夏月即發四肢無力不思飲食檳榔餅方〉,頁2-1。

回陽無價至寶丹

主壯陽

使用者:男性

藥材:
用川楝子取肉,二兩 川牛膝一兩 熟地黃 蛇床子 川山甲 肉蓯蓉 茯神 巴戟 五味子各一兩  乳香三錢 沉檀香各五錢 鹿茸 仙靈皮  甘草各五錢 人參一兩  破故紙五錢 大茴香一兩 澤瀉一兩 烏藥二兩 兔絲子五錢 鳳眼草二錢  檳榔一兩 葫蘆巴 蓮心各五錢

出處:
[明]高濂,《遵生八箋》,〈靈秘丹藥箋上‧丹藥‧回陽無價至寶丹〉,頁911-912。

化蟲圓

主兒童寄生蟲(如蟯蟲、蛔蟲)

使用者:兒童

藥材:
胡粉炒 鶴虱去土 檳榔   苦楝根去浮皮,各五十兩 白礬枯,十二兩半

出處:
[宋]太平惠民和劑局編,《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卷之十,〈治小兒諸疾(附諸湯、諸香)‧化蟲圓〉,頁363-364。

紫蘇散方

主腳氣(缺維生素B1)、便祕 (腸)、嘔吐、胸悶

使用者:不限

藥材:
紫蘇莖葉三分 木通半兩剉 赤茯苓一兩 半夏半兩湯洗七遍去滑 羚羊角屑半兩 陳橘皮一兩湯浸去白瓤焙 羗活半兩 前胡三分去蘆頭 大腹皮三分剉 枳實三分麩炒微黃 桑根白皮三分剉 木香半兩 檳榔一兩 川大黃一兩剉碎微炒

出處:
[宋]王懷隱編著,《太平聖惠方》,卷四十五,〈治溼腳氣諸方‧治溼腳氣大小便不利秘澀腳膝虛腫食即嘔吐心胸逆悶宜服紫蘇散方〉,頁4251-4252。

桔梗散方

主痰(肺)、咳嗽

使用者:不限

藥材:
桔梗一兩去蘆頭 紫苑一兩去苗土 木通一兩剉 桑根白皮一兩剉 旋復花半兩 檳榔一兩 欵冬花三分

出處:
[宋]王懷隱編著,《太平聖惠方》,卷四十六,〈治欬嗽痰唾稠黏諸方‧治肺氣欬嗽痰唾稠黏宜服桔梗散方〉,頁4412。

桃仁丸

治與鬼魅交通

使用者:婦女

藥材:
辰砂另研 檳榔 當歸 桃仁各三錢 水銀一錢  棗肉一個研令星盡 麝香  阿魏麵裹煨 沉香各半兩

出處:
[宋]陳自明著;[明]薛立齋註,《婦人良方大全》,卷六,〈眾疾門五‧婦人夢與鬼交方論第八‧桃仁丸〉,頁17。

加减七寶飲

治瘧疾

使用者:不限

藥材:
恒山醋製炒 檳榔 草菓仁 甘草 厚朴薑製 烏梅 青蒿 知母 右等分。

出處:
[明]朱橚等編,《普濟方》,諸疾二,卷一百九十七,〈諸瘧門一‧諸瘧附論‧加减七寶飲〉,頁2734。

檳榔丸

治蟲、通氣、心腹滿、便秘

使用者:不限

藥材:
大黃蒸 黃芩 枳實麩炒 火麻仁炒去殼另研 牽牛炒 檳榔 羌活 杏仁炒去皮尖研 白芷各一兩 人參半兩

出處:
[明]徐春甫,《古今醫統大全》,卷之六十九,〈秘結候‧藥方‧積熱秘結諸劑‧檳榔丸〉,頁369。

加味烏藥湯

主經痛

使用者:婦女

藥材:
烏藥 縮砂仁 木香 延胡索 香附製 甘草 檳榔各等分

出處:
[清]吳謙編,《編輯婦科心法要訣》,〈調經門‧調經門彙方〉,頁11。

致癌物?

根據國家衛生研究院出版的研究報告《檳榔嚼塊的化學致癌性暨其防制:現況與未來》,「檳榔嚼塊」之中,檳榔子中的檳榔素(arecoline)和檳榔次鹼(arecaidine)是讓嚼食者產生「提神」(興奮)作用和保暖感覺的主要成分,但其成分和含量多寡,會因品種、成熟程度、人工炮製的方式(新鮮、曬乾、燻製等)而有所不同。紅灰的主要成分是熟石灰,也就是氫氧化鈣Ca(OH)2,外加甘草蜜,含有兒茶素(catechin)和單寧(catechu tannins)。荖葉的主要化學成分是:丁香酚(eugenol)、類胡蘿蔔素(carotenoid)、抗壞血酸(ascorbicacid)。荖花則有:黃樟素(safrole)、丁香酚(eugenol)等。荖花若單獨嚼食會有辛辣氣味,但如果和檳榔合嚼,則會轉變為芳香氣味。

研究報告認為檳榔嚼塊之中可能的致癌因子包括: 一、檳榔子中的生物鹼(alkaloids); 二、檳榔子生物鹼的硝化衍生物(nitroso- compounds); 三、檳榔子中多酚(polyphenol)成分自動氧化所釋出的活性氧(reactive oxygenspecies); 四、紅灰成分對口腔粘膜組織的刺激作用; 五、荖花(荖藤)或荖葉中的黃樟素及hydroxychavicol 等。
這些成分可能使口腔細胞產生「基因毒性」與「非基因毒性」,進而起始和促進腫瘤的產生,導致口腔癌。其中,檳榔子的生物鹼和硝化衍生物很可能具有致癌性。檳榔素與黃樟素也可能具有致癌或促癌作用。檳榔次鹼(arecaidine)與hydroxychavicol 的致癌性則仍有爭議。丁香酚可能不具明顯的基因毒性,甚至有抗氧化的作用。紅灰(lime)可能具有促癌作用。
事實上,檳榔嚼塊中的一些成分對於健康似乎並非全是負面的。例如,荖花的成分雖然會抑制口腔細胞的生長,並且具有基因毒性,但是,這些成分也可以抑制檳榔生物鹼的硝化(nitrosation),而硝化物被認為是致癌的主要成分。其次,丁香酚是荖花和荖葉中的主要成分之一,也是嚼食檳榔時產生香味的主要來源之一,此物不僅不會導致腫瘤,反而具有抗發炎、抑制硝化以及致癌物質基因毒性的作用。再者,荖葉中的成分也可以抑制口腔癌、胃癌、乳癌產生,可以抑制硝化作用,甚至有利於抗癌。可見將檳榔子與荖花、荖葉合嚼,或許正好可以抵消彼此的毒性,至少可以減少硝化物的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