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灣、中國南方及許多東南亞、南亞地區,檳榔的風行範圍跨越社會階級,影響力遍及生活中眾多層面。舉凡款待賓客、排解糾紛,甚至是男女交往、婚禮餽贈等,檳榔在人際關係中都是一種特別的「禮物」;在進行宗教祭祀或行使巫術時,檳榔也是鬼神信仰裡常見的一種「祭品」,形成特殊的檳榔文化。 檳榔在社會功能上被賦予重要的意義,表達友善、歉意、情意、謝意及敬意,扮演著下列重要的角色。

款待親友與排解糾紛

檳榔是表達友好與敬意的重要媒介物。在印度,檳榔更象徵了君王的尊貴,若被贈送檳榔盒則是受禮遇的意涵。西元十八世紀,印度蒙兀兒帝國便曾贈送清乾隆皇帝數十件細緻精美玉雕檳榔盒及相關用具,可見檳榔亦融入皇室貴族生活。 在臺灣、中國南方等地,以檳榔作為見面禮也是常見的禮儀。無論在路上或公眾場合相遇,或是在家中款待親友、賓客,都常互贈檳榔表示友善、敬意。如臺灣原住民族群,即常以檳榔盤或檳榔盒裝盛檳榔、荖藤、石灰等物,招待來訪的客人,以表達歡迎之意。 若是雙方有嫌隙或爭執時,也常以檳榔為禮,有表示歉意、期待和好的意思。這也使得檳榔在人際往來間,具有排解糾紛、化解誤會的特殊功能。

宗教祭祀與巫術工具

檳榔在各種祭祀活動、廟會活動或是巫術的施行中都佔有一席之地。 佛教信徒供養佛菩薩或僧人時,便可能使用檳榔。依據《大唐故三藏玄奘法師行狀》記載,著名的佛教高僧玄奘,在印度那爛陀寺留學取經時,每天獲得的供養有:擔步羅(tāmbūla)葉(荖葉)一百二十枚、檳榔子二十顆、豆蔻子二十顆、龍香一兩,以及大人米一升等。 臺灣廟會活動或道教正一派道士晉升高功道長儀式中可見「登刀梯」的儀式,登刀梯是用刀及檳榔樹幹製作而成。刀梯的層數有36層(象徵三十六天罡)、上下來回72 層(象徵七十二地煞)。道士或法師、乩童爬上以刀為階,以檳榔樹幹為兩側支架的長梯,並在設置的道壇宣讀表文後擲筊,取得聖筊後,代表奏職完成。 檳榔是不可或缺的祭品,也是行使巫術時的法物。平埔族西拉雅族祭祀祖靈時,祭壇上除了放置代表阿立祖(祖靈)的阿立矸,前方還會擺放祭拜用的檳榔;而要施行傷害人的巫術,又叫「做向」,必須使用檳榔。馬卡道族「尪姨」主持夜祭與哮海祭,或驅趕邪靈時,檳榔也是用具之一。 卑南族在每年十二月底進行猴祭與大獵祭時,出發前會先到祭場,由巫師將陶珠塞進檳榔內,與石頭一起排列整齊,向祖先進行祈福儀式;檳榔跟珠子就是巫師的精神,可以跟祖先溝通。南王部落在七月的收穫祭(海祭)時,也會在海邊設置祭台擺放檳榔,用以祭拜、感謝祖恩。 阿美族則有所謂的「檳榔巫」(巫醫),可以使用檳榔(與珠子)替人唸咒、施行治病的巫術。

南王收穫祭:海祭祭祀過程


 

年祭:南王大獵祭


 

男女定情與締結婚姻

檳榔在男女戀愛過程與結婚禮儀中的功能也相當重要,至今也仍相當盛行。 臺灣原住民中的排灣、卑南、魯凱、阿美等族,在男女交往、定情過程中,常以檳榔傳情、送禮,平埔族中的西拉雅、噶瑪蘭也有這種情形。他們的隨身佩袋一般多放置煙草、檳榔及錢等物,又稱「檳榔袋」,通常是母親為子女縫製或是女孩送給情人的定情之物。阿美族青年男女一般於豐年祭的最後一晚進行情人配對,若女方對男方有意,便可將檳榔放置袋中,若男方將檳榔吃下,即可促成一對,故佩袋也有「情人袋」之稱。 在婚禮儀式中,檳榔也有著不可缺少的地位。提親時是必備的送聘禮之一,而婚禮當日則是迎賓禮或點心。此類的歷史文獻記載不勝枚舉,足見檳榔在婚姻儀式中的象徵意義及重要性。